我畫故我在.郭彥甫

text/ EDDIE YUAN; photo/ ETHAN ZHONG;

人生就像一幅畫。構圖,色彩和主題;自在由人。換下麥克風,拿起畫筆的郭彥甫,選擇一層一層用油彩堆疊出屬於他的景致。

 

棉質衛衣,Blackbarrett。淺色窄管丹寧褲,AllSaints。

 

我在畫裡才真正盡其在我地發現了那個原來安靜的,孤獨的靈魂。從五歲還不會寫字就開始畫畫,而且一畫就是32年,沒有一天停頓過,很多人第一次看到郭彥甫的作品都以「沒想到你可以畫到這種地步」形容;郭彥甫笑稱這是對他最好的鼓舞。「我想給人一種幸福感,」回想小時候家住在馬場附近,外公騎摩托車載著他和雙胞胎哥哥去看馬。馬的曲線壯碩而明快,但性情溫柔,令他難以忘情,甚至,讓郭彥甫的第一個個展畫的就是動物系列。馬的俐落身形也促使郭彥甫愛上畫男人,那是一種明朗又粗獷的線條和氛圍。

 

深藍色印花襯衫、皮革外套、短褲、麂皮運動鞋,all by Salvatore Ferragamo。

 

用愛畫,而不是努力畫來形容自己對藝術生涯的規畫。郭彥甫說,「努力」有點強求的陷阱,彷彿要求回報,而他花很多時間享受畫畫,從技法到歷史,水到渠成,出自Enjoy的自然而然我的畫离不開人。在畫裡成就自在和自我,但也探索人和人之間的種種關係。郭彥甫畫行李箱,而且是攤開的行李箱。井然有序的,凌亂的,單身的,一家人的,通過X光檢查的,或是你愛的他的他的,各式各色,透過一目了然的行李,訴說著彼此糾結和關連的人生故事。當然,郭彥甫的彩筆下,不曾忘情動物,每種動物都代表一種人的性格;形容自己是羊。有著銳利的角,但卻不會主動攻擊別人。

 

漫畫印花裝飾直條紋襯衫、黑色西裝褲、卡其長版風衣外套,all by Prada。

 

藝術家天生有種好奇的敏感及觀察力,才會入戲。並沒有放掉演藝事業,只是和雙胞胎哥哥比起來,對與天俱來的繪畫天分更入戲一點兒。目前正在洽談一部微電影,郭彥甫說他欣賞有自我意識的女性;而初戀的苦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分哭過,更痛到無力的經歷讓他選擇了婚姻的安定。「最適合不一定是最愛,」有點像拔河吧!拉扯和適時放手都是婚姻和愛情中的一種智慧。   

 

偌大地攝影棚灑落一道天光照在郭彥甫英挺的臉龐,收斂起外景主持,綜藝咖喜感上身的他,神祕的眼神裡似乎預見了藝術帶領著郭彥甫走向自己;藍色畫布上,那個逐漸清晰的構圖,一個喜歡畫畫,認真揮灑熱情的男人。

 

完整內容請見2018年《InStyle Taiwan》2月號

延伸閱讀: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