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羞辱」扭曲審美觀!這些女星勇於顛覆主流價值

text/ Yi Chang; photo/ Instagram;

大多數人的生活裡一定多少遭遇過「body-shaming」,字面上來看是身體羞辱,若需要多加解釋,即是以不恰當的形式及態度去評論一個人的體型,或是以單一標準去規範所有人的身材,而對名人而言,他們的生活中需要無時無刻去面對這種情況,時常我們會看見名人光鮮亮麗擺在鎂光燈前的生活,卻無視他們背後承受著龐大的公眾壓力,這也難怪為何名人們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尋求各種方法,只為了保持自己在外界眼中完美的形象。

 

然而,多數的身體羞辱都是建立在既定的偏見與刻板印象上,舉例來說,很多人會認為胖就是懶惰,瘦才是美等等,卻忽略了背後可能會有很多因素,一但忽略這些客觀事實,我們就很容易淪為加害者,畢竟目前全世界都正倡導美的多元性,呼籲大眾不該被主流媒體帶風向,而因此忽視其他也存在於社會上的族群。

 

 

近日美國知名演員與作家莉娜鄧恩(Lena Dunham)在自己的社群帳號上貼出以前與現在的照片對比,並且附上當時截然不同的生活寫照,「左邊當時的我138磅(約63公斤),我整天會忙著接收別人的稱讚並且上小雜誌封面討論哪種減肥方法才有效,我當時只憑藉著少量的糖、大量的咖啡與藥物維持大腦跟身體組織運作;右邊是現在162磅(約73公斤)的我,開心且無憂無慮,現在只會收到特定的人的讚美並且是為了些特定的原因,我現在心情常常感到很愉悅開心,我可以吃一些健康的零嘴,滑會讓我捧腹大笑的app以及正常地吃飯,我覺得很健康。即便現在的我對於自己的身體感到非常正向,但我有時仍然會想回到左邊照片的樣子,但一當我想起當時所承受的痛苦時我就會打消這個念頭,就像現在打字時,我可以清楚感受到我背部滾上肩胛骨的脂肪。」此照片一貼出便受到許多網友的熱烈迴響,多數人對於如此正向的訊息感到非常有啟發性,而漢娜的這個身體自白也讓許多人開始拾起自信,正向面對自己的身材。

 

 

另一個例子,便是著名的維秘天使坎蒂絲史汪尼普(Candice Swanepoel),去年大秀前宣布順產完並且出席2017年於上海舉辦的維秘大秀,Candice在秀後過不到幾個月便又在社群媒體公布自己懷上第二胎,這幾天她也在自己的社群媒體大方公布自己去年產後的樣子。

 

 

「這是我生完兒子後12天的肚子,如果你想對我說什麼難聽的話,看看你自己吧,這個社會一直對彼此很殘酷,女人向來不可能滿足社會對於美的各種苛刻要求,我並不以袒露產後的肚子為恥;相反地,我感到非常驕傲。我的兒子在我的肚子裡面待了9個月,我覺得我有權利擁有一點小腹吧?還是因為我是個模特兒?模特兒其實也是人,就跟所有人一樣。」

 

而後她也公開懷胎大腹便便的樣子,並表示社會有時對女性的外表會有不切實際的要求,而這些其實都屬於一種無形枷鎖,她更呼籲所有女性都應該站在同一陣線,不該因身分、種族、性別等主觀印象,去合理化評論他人身材的行為,畢竟大家都共同生存在這個世界上,若無法接受不同型態的美,那麼這世界豈不是會變得太無趣了嗎?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