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必寫自傳,我正活在其中-Forever Karl lagerfeld

text/ Zoe Chang; photo/ Fendi、Chanel;

我們都知道這一天總是會來,但就像不願意長大的彼得潘一樣,我們都希望這天晚一點、再晚一點…。2019年2月19日,有著老佛爺之稱的Karl Lagerfeld逝世巴黎,享壽85歲。

 

 

他帶我們走進萬里長城見證奇蹟,帶我們重返古典希臘露天劇場的華美,帶我們搭上專屬航艦前往Coco Chanel女士最愛的度假別墅,帶我們進入火箭基地探索星空…。回顧Karl Lagerfeld的一生,同時執掌FENDI、Chanel、同名品牌的他,每年推出16個系列的設計,在外界看來Karl是個徹頭徹尾的工作狂,但Karl形容自己:「FENDI是義大利版的我,Chanel是法國版的我,而Largerfeld就是我個人的版本。」事必躬親也許是外界對他的第一印象,但Karl樂在其中。

 

 

曾在過往的訪問中表示不希望自己被說成是個"努力工作"的人,Karl說:「我的工作對我而言就像呼吸一樣。」出生德國,14歲移居巴黎,幼時的Karl不似其他同齡孩童,玩樂不是他的願望,"成為一個大人"才是。繪畫和閱讀是他的童年,母親在其年幼時帶他見證Dior大秀,「當我是小孩時我無法想像生活沒有時尚是什麼樣子。雖然我沒有任何計劃,但我知道我早已準備好以防不時之需。」從此啟發了Karl對服裝的熱愛,也開啟了Karl與時尚的不解之緣。

 

 

19世紀的美國夢建構出自由新世界,而Karl對服裝的壯志凌雲則開創了20世紀的時尚奇蹟。Karl就像是為時尚而生,天賦異稟的他年紀輕輕就拿下1954年國際羊毛局舉辦的時尚設計大賽外套組別的冠軍,更受到法國設計師Pierre Balmain賞賜而入其門。Balmain的磨練奠定了Karl的基礎,也迸發他日後接掌Jean Patou、Chloé令人懾服的才華。

 

情牽FENDI 54年

Karl Lagerfeld與FENDI五姊妹,攝於1986年。

始於1965年,接掌FENDI家族事業的五姊妹大膽提拔那時年輕且滿腹理想的Karl,從此,Karl扭轉了創新的定義。FENDI因雍容華貴的皮草而聞名,而皮草象徵著中產階級的地位,雖然是社會地位的指標,但在那個年代皮草的質感仍是厚重。Karl用他招牌的錯視技法使皮草變得柔軟、讓皮草變得摩登有樂趣,也顛覆了皮草的本質。而FENDI最經典、代表著FUN FUR的雙F LOGO,Karl更是只花了五秒鐘就完成。

 

 

FENDI 2019春夏女裝Karl手稿。

半個世紀過去,FENDI從一開始所設定的風格演變成以高品質的手工技藝聞名的品牌,Karl自然是引領FENDI前進的最重要舵手。FENDI獨特的義大利手工技藝在他的手上發揚光大,對創意如呼吸般自然的Karl來說,那些前衛卻美麗的創舉,不僅是推向FENDI繼續向前的動力,更是象徵著擁有多重面向的Karl對"義大利的自己"最好的詮釋。而他甚至為FENDI創作超過50,000個手繪稿!

 

Karl親手畫下自己在1965年與FENDI相遇的那一天。

Karl與FENDI的關係不僅僅是設計師與品牌的合作,FENDI五姊妹甚至形容Karl是家族的第六個孩子。而終身未婚的Karl則比喻雙方是互信、互愛的非正式婚姻關係。在這個銷售數字掛帥的時代,Karl和FENDI攜手走過了54個年頭,甚至得到了終身合約,設計師與品牌之間如此親密關係,前所未有,也空前絕後。

 

重拾Chanel風光

 

對於Chanel來說,重要性僅次於Coco Chanel女士的Karl,不僅帶領Chanel走向新境界,也成就了他時尚老佛爺的寶座。在一片不看好的聲量中接下首席設計師,對Karl來說雖然是挑戰,但Karl説:「我的職責並不是重複她的作品,而是體現她的風格延續。」

 

 

的確,Karl在遵循傳統裡創造新鮮。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小黑外套、小黑洋裝、斜紋軟呢、菱格紋包款…透過他的無限想像及創造力展現新生命,Karl重塑了Coco Chanel女士的經典符碼,將經典透過現代化且摩登的設計來應對挑戰,也帶領曾經一度萎靡不振、失去活力的品牌重回時尚龍頭的寶座。

 

 

除卻設計師的身份,Karl更是個才華洋溢的藝術家。被喻為最多產的設計師,Karl的腦袋當然有著源源不絕的想法。Chanel年年創新且具話題性的秀場更是Karl的經典代表。除此之外,從1987年起,Karl便親自接掌了旗下所有品牌的形象拍攝,甚至也出版了多本攝影寫真書﹔從廣告、短片、時裝到高訂系列,Karl Lagerfeld 無一不展現出他的過人才華。

 

 

你有想像過85歲的自己嗎?在秀場上風光無限,在設計台上才華洋溢,85歲的Karl用盡生命燃燒自己直到最後一刻。「時尚是個要與時俱進的行業,若時尚不跟著時間改變便會迷失自己。」論其是當今唯一真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設計師,無人能出其右。他的全能眾所皆知,他的鬼才人人稱羨,永恆不滿足的Karl留下的不僅是風格,更多的是對生活、生命的體現。Karl的逝世固然是時尚界的損失,但一如Chanel台灣首位品牌形象大使桂綸鎂所言:「此後,人們對於天堂的想像,會更加美麗。」

 

 

延伸閱讀: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