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難但幸福!母親是天下最艱難的角色, Laura Prepon自認曾經歷產後焦慮

text/ Cathy Chiu, As Told To Samantha Simon; photo/ Instagram;

俗話說:「母親,是天下最艱難的角色。」對演員Laura Prepon來說感同身受。

 

即使演過《勁爆女子監獄》,Laura Prepon也曾深受產後焦慮的侵擾,但走過這些風雨,她依舊在今年四月喜迎第二胎,因為身為母親絕對是最酷的一件事!

我一直都很喜歡刺激的事,譬如因為騎摩托車在公路馳騁而感到興奮難耐、參加世界撲克大賽、還有玩高空彈跳。我還曾經決定兩週後就參加吉力馬札羅山登山行,而那時住在L.A.的我甚至連登上好萊塢字牌處都沒有幾次。那次登山經歷了很嚴重的高山症,但最終我還是登頂了。

 

以前我會因為做這些瘋狂、高壓的事而感到驕傲,但再多的瘋狂挑戰都比不過成為一位母親。2017年時剛生下女兒Ella時,我真的完全無法承受突然到來的巨大壓力。單純想到要帶她出門就足以讓我恐慌發作,甚至對所有新手媽媽來說,小寶寶睡著都該是天賜時刻,但對當時的我來說,卻非常害怕小孩可能睡到一半就停止呼吸,為此我常會把她叫醒,就只為了確認孩子還活著。想到各種各樣可能發生的可怕事情,我就害怕擔憂的不行,晚上睡覺時還曾因為緊張而咬緊牙關,結果牙齒被自己咬斷了。想要保護這個嬰兒的心,讓我幾乎竭盡心神。

不知不覺我走到了一個自己都無法理解的地步,我丈夫(演員班·福斯特)也看到了我的痛苦。某天晚上,我看著他跟他說:「你娶的那個女人已經不在了。」當時真的像是某個人控制了我的大腦,一切都太瘋狂了。我也看了很多關於孕期的書籍,但沒有一本書能告訴我如何面對9個月後的世界,也就是我之後的人生。

 

這個社會一直以來都很生產導向,都是以大男人的方式來詮釋母性。生下Ella六週後我就回去拍攝《勁爆女子監獄》,並為敬業的自己感到驕傲。本來這世界上應該不會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止我做這份有趣的工作,但當時我卻覺得懶散無比。我幾乎無法睡,總是蠟燭兩頭燒,還要定期產出母乳,一切都在破壞我的身體,同時我卻無時無刻都準備上崗,不僅主演同時又導演聚集。當我為啼哭的新生兒跳腳時, 也正為了拍攝殺青日忙得焦頭爛額。沒有人知道我經歷多大的困難——當然也是因為我不願讓人知道。只是那時,我真的不覺得我有辦法再接受劇組人員拿我到底有沒有睡覺來開玩笑,因為一個人疲倦到極點可是完全不好笑的。

人們常說產後憂鬱,但我知道自己並不是這樣,我並不憂鬱。研究後我發現,還有另一種狀況稱做產後焦慮,雖然在此之前從未聽過這個詞彙,但我馬上就意識到這就是我的情況。信不信由你,但一切都是賀爾蒙作祟,雖然我不知道它對我的身體影響有多大,以前我並不是愛哭鬼,但生Ella之後卻突然變成一天到晚都在哭。甚至到現在,假設真的有個銀行專門以情感豐沛多寡來進行商業行為的話,我絕對可以說哭就哭。

我一直都是朋友尋求幫助的窗口,作風強硬卻使命必達。就連我演的角色也大多都是強勢、獨立的女人。即使如此,成為母親是我從未經歷過的,她代表全新的生活規則,同時我也才真的理解諺語「傾全村之力才能撫育一個孩子。」絕無虛言。我開始向「媽媽分隊」求救,裡面有《勁爆女子監獄》的主創Jenji Kohan和《70年代秀》的雙主持之一Mila Kunis,她們的建議讓我感覺不那麼孤單無助。這是一條每個母親都曾走過的路,也因此她們才能指導我如何在生育孩子後返回職場:我們需要的只是幫助。

 

以前我總是把尋求幫助看作是脆弱的代表,但其實並非如此。現在我會提醒自己,不要神經緊繃的面對所有事情,我們不可能掌控意外,對未知放寬心才是對的。我花費很長時間調整自己的焦慮,隨著女兒長大,一切自然漸入佳境,畢竟她更強壯了!對新手母親來說,剛踏上這個心力交瘁卻讓妳大開眼界的旅途,然後當妳終於熬過最難捱的時刻,妳就會想:「我絕對不要再經歷第二次!」想歸想,我們現在卻無比幸福且興奮地準備迎接第二個小孩(笑),總結一句,我相信人類之所以能生生不息,都是因為女人們的健忘!


本文擷取自Laura Prepon《You & I, as Mothers》,出版於2020四月七日。

 

 

延伸閱讀: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