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也很棒!怪奇比莉吐露心聲,居家隔離的時期成為最舒服、開心的時間

text/ Cathy Chiu;interviewed by Zane Lowe; photo/ Apple Music;instagram;

日前怪奇比莉 和 Zane Lowe 一起在 Apple Music 上聊天,談論她的全新 Apple Music 節目 「me&dad Radio」、新的新樂創作、養小狗、與歌迷一同成長等故事。意外的是,她告訴Zane:「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讓大家聽見自己的心聲,我只是靜靜待在自己的空間裡…這樣讓我感覺舒服,也比較開心。」

 

依舊處於隔離狀態的比莉,不僅聊到新節目的誕生始末,更細數自己在這段期間的生活,當起了狗狗收編大隊,領養兩隻可愛的浪浪。但對於歌迷來說最關心的肯定是她的音樂作品,關於新作品她只能先保密,但也很大方分享自己近期的音樂播放清單,想要聽訪談節目的精髓與片段,可以前往Apple Music精選的藝人「At Home With」播放列表,或者往下跟我們搶先看訪談精華節選!

 

 

(所有的精華片段節選皆出自Zane Lowe。)

 

怪奇比莉的 Apple Music 新節目「me & dad Radio」搬出爸爸Patrick

Billie:我覺得是有點不一樣,你一定還記得兩年前的「Groupies Have Feelings Too」,當然那時還沒有新冠病毒,所以是在 Apple 的錄音室,現場人聲鼎沸、充滿活力,有麥克風還有很多東西。而且你一定也很清楚現在這種非常時期,在家裡工作的感覺很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氛圍完全不一樣。這對「me & dad」來說是新的嘗試。我爸(Patrick)之前從來沒做過這樣的事,他現在興奮得不得了。我認為最好的節目內容還在後頭,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嘗試做這節目,會漸入佳境的。我覺得我們好像說太多了。到時就知道了。到時就知道了。給它一點時間。

 

 

Billie:情況就是這樣,我知道要怎麼看待這節目。但是對我來說,這個節目並不是「Groupies Have Feelings Too」第二集,這是全新的節目。我的意思是,這個節目會有六集,然後我的計畫是,雖然這是我和爸爸的節目,但是我們會在某一集邀請媽媽來唱歌,還有一集會請 Finneas 來唱歌。所以,這節目不是讓我爸取代了 Finneas。是有點像啦,但其實不是。

 

「me & dad Radio」的誕生是為了分享音樂...

Billie:我剛剛談了許多關於父親對我在音樂上的影響,他所播放的音樂陪伴我們長大,不但如此,當我長大後,我父親和我多年來一直保持著彼此分享音樂的關係。 就如大家所想的一樣,我爸爸和我分享音樂,他讓我聽到世界上我最喜歡的歌曲,而我也向給他聽了他喜歡的歌,而且...

Patrick:她也寫了很多我喜歡的歌。

Billie:我已經跟很多人說過,幾乎每個人都知道,我父親和我就像雙胞胎一樣,我就是老爸的親生女兒沒錯。我們兩個就像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樣說我媽可能不太好受。

Patrick:嗯,我做的就是以各種方式尋找音樂,然後把我覺得 Billie 會感興趣的拍下來傳給她。就是一些我自己可能不會想到的音樂。所以我現在又重新埋首音樂,聽了很多新的東西,她一直以來就很會找那些新奇的玩意,而我現在就是傳一些他可能會有興趣的新東西。

Billie:我在世界上最喜歡的事情之一,就是播放喜歡的歌曲給別人聽。我昨天才剛發訊息給朋友說這件事,我說:「我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給你聽聽我剛找到的這些新歌,然後大聲把歌詞唸給你聽。」然後你要做出反應「哇」。聽完我們都覺得這真是太妙了。我們會整個月都那些歌,一直聽、一直聽。我昨天就是傳訊息跟朋友說這個,這就是我在隔離的時候想做的事。

Patrick:這整個節目的起源,就是施與受。

Billie:我不太記得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了,但我覺得說得很對,在成長期所聽的音樂,在人生中成長、成熟最多的那段時期所聆聽的音樂,會改變你的人生。那些音樂會塑造你的人格,就算你成年或變老,也會深深影響你。

 

取消巡迴演出讓比莉了解「病毒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Billie:天哪,感覺真的超詭異的。光是用想的就很詭異,因為這件事實在是...我是說,不光是巡迴演出這件事。大家都知道,我辛苦努力了四年半,從我 13 開始就沒間斷過,然後終於到了能一展長才的時候。老實說,我一開始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其實是因為我真的太忙了,幾乎沒時間上網,所以我們真的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我媽倒是有在關注,她說她很清楚狀況,我媽一直在留意事態發展。我記得有次在機場要去邁阿密進行第一場表演,還有彩排和其他事情,我媽和 Finneas 都在說:「我打賭我們只能表演一個星期,然後就得打包回家。」我記得那時候覺得他們是在開玩笑,「你們在說什麼?我們才不會取消巡演,事情不會變那麼嚴重。」後台工作人員還說:「我們是不是該抱一下?可以抱一下嗎?」我那時候覺得「管他的,我就是要抱一下。」那時候真的不知道嚴重性,認真了解後,哇。而這也是為什麼,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我發文講過這件事,我想告訴那些不信邪的人,還要告訴大家我現在已經明白這個病毒的威力,這病毒真的不是鬧著玩的,因為我自己就曾經輕忽了它。

 

不想在隔離期間做音樂,養小狗和健身鍛煉成為比莉重心

Billie:說實在,在一開始的三個星期,我完全沒有動力和靈感。我做不出音樂,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是覺得現在提不起勁做這些事。雖然感覺隔離的時候很適合做音樂,但我就是辦不到,很奇怪,就是沒感覺,傷腦筋。我做了,我們做了很多視訊慈善義演。我想說的是,我知道很多人從一開始就憂心忡忡,但我並沒有這樣的體會,因為我領養了兩隻小狗,心思完全不在其他瑣事上。其實我在整個隔離期間都有小狗作伴。在巡迴演出時,每天演出結束回來的時候都有一兩隻小狗陪我,而我的時間也都花在牠們身上了。我每天都有健身,我一直以來都是天天健身。

 

Zane,隔離期間也只有這些事好做,健身就是其中一樣。我健身並不是為了保持好身材。我健身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身體很容易受傷,不健身就會受傷。我身體超級柔軟,就只是柔軟,卻不知道如何運用肌肉。所以我常扭到腳。右腳扭了六次,左腳扭過兩次,三次。而且我的背部和臀部也常有狀況。

比莉即將和FINNEAS 發表新歌

Billie:沒錯,其實是幾個禮拜前的事。我們進了錄音室,其實就是 Finneas 的地下室。我們完整寫了一首歌,整首歌,這對於我們來說很難得,我們很難得一次寫完整首歌。總之,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這就是我寫那首歌時的感想。該怎麼形容呢,好像進了精神時光屋。就是這樣,我們做了很多很多事,我們還試著完成某個企劃,但我現在要先保密。沒錯,我們即將發表新作品。

 

關於《everything I wanted》的誕生,比莉這麼說

Billie:我們在 2018 年 9 月寫了那首歌的第一部分,第一段主歌,然後大概在一年前的這時候在澳洲寫了橋段。然後我們在歌曲發行前一個星期,才把剩餘部分完成,真是太誇張了,就是水到渠成的感覺吧。最神奇的是,它變得越來越像我們生活中發生的事,到最後就像是寫給自己的歌。

 

上台表演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Billie:不可思議。所有的事情、巡迴演出、表演都是。光是想到身在座無虛席的演唱會,就讓我激動不已。主要是因為我們... 我設計了一幅拼圖在我的網站上銷售,那是我去年在芝加哥聯合中心演唱時的照片。照片裡我站在正中央,而周遭滿滿的 2 萬名觀眾都高舉燈光。每次看這張照片,我都覺得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我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每次有人問,在台上看著眼前的盛況有什麼感受,我只能說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覺。從來沒有別的事情給我同樣的感覺。所以,我想我已經習以為常了。有時候我覺得「我表演不夠好」,或者到了後台懊惱想著「爛透了」、「表現太差勁了」,然後又想想,「可是你看見現場那樣的盛況了嗎?」那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事情,這就是我的感覺。

怪奇比莉:「希望人們能利用這段時間來自我成長,並發掘生活的美好一面」

Billie:說實話,我感覺很好。我是指,剛才所說的那首歌,我們幾周前寫的那首歌,感覺很好。我真的希望現在能唱給你聽,但現在還不能。歌的內容是說,有這樣的含意在裡頭,我只是要想說出來,我知道現在我的心情不應該太好,現在因為大家的生活都停擺,也因為我不能去見其他朋友,我覺得有種氛圍浮現在身邊,就是「你應該在想念人群、應該想念某人、應該想念大家、想念做某件事。」我是有點這樣感覺,例如我想念我十分親密的好友...我當然也想念大家,但我同時我覺得有點私人空間也不錯。我喜歡現在大家都能有所成長。我希望人們讓自己成長,而不只是空追憶、光是期望與他人團聚。如果你願意去正面積極地看待這件事,這可是你一生只會遇到一次的事情,希望是這樣,然後事情能有壞的發展,也能有好的發展,因為如果我們想要有所改變、有所作為、有所創造,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讓我們可以放手去做。

 

關於歌迷,怪奇比莉這麼說:「我們雖然是各異的心智,但靈魂卻身在同處」

Billie:我和他們一起成長,我一直有在想這件事,因為這對我來說實在很不可思議。我記得第二次巡迴演出時,我心想「這真是太神奇了,因為我看到了一年前演出時遇見的面孔,而且我們都有所成長。就是,我以前看過那張臉,但他們變老一點,而我也變老一點。」想起那時候從第一場演出就來報到的資深粉絲,他們年紀才跟我一樣大,真是太奇妙了。那時候我大概 14 或 15 歲,他們也是,我們雖然是各異的心智,但靈魂卻身在同處,很奇妙,我們聚首一處。

 

 

Billie Eilish 播放清單The Strokes 的專輯《The New Abnormal
Billie:看得出來 Strokes 的這張專輯是在疫情爆發前發行的。我聽過很多這專輯的事情,但我之前就是沒想到要去聽。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不知道是因為人的關係,還是我自己的問題,那可能會是我有興趣的東西,但我就是沒去嘗試。我不知道,一定還有很多我想聽,但卻還沒聽過的專輯。但我還沒進入到那個狀態,因為既然要聽,我想要用最好的方式好好地消化它們。而有的時候,像是 Drake 的企劃,我閃過一個念頭,馬上就把整個專輯下載下來。但我不會馬上聽,我會等到進入完美的狀態,能好好欣賞它的本質時才開始聽。非得要長途駕車,或是健身,或是靜靜坐在某處,能好好玩味音樂的時候。而說到 The Strokes 的專輯,我真是太愛了。Finneas 之前放過其中一首給我聽,我覺得很好聽,當時就想要好好欣賞一下他們的作品。然後到了昨天,對是昨天,我把整張專輯下載下來。喔不對,是兩天前,抱歉。我忍不住一直重複聽這張專輯,到現在還在聽。我敢說一天有聽個 18 次吧。我總是搞混那三個人的聲音,我都說「聽,那是他們三個的聲音」。

延伸閱讀: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