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耿如,藝術就是做自己

text/ Cathy Chiu;Makeup by 筱雯;Hair by 威奇;Styled by JOVI CHEN; photo/ by ZHI YANG LIN;

她有許多身份,是演員,是歌手,也是藝術家,今年更多了「黃太太」的身份,但似乎很少人拿掉這些身份的濾鏡認真看她,她是孟耿如。

 


鮮紅無袖罩衫式大衣、黑色羊毛高領毛衣、橘紅針織短褲、白色鏤空高跟涼鞋、緊身刺繡褲襪,All by Gucci。

 

至今出道13年,孟耿如一開始透過偶像劇演員出道,臉蛋精緻,帶點稚氣的她,有很長一段時間得到的角色都是甜美可愛的少女形象角色,就連後續跨足歌手發片,也是以青春少女的開朗形象發展,但這種單一、同質性的標籤,對孟耿如來說一度是種困擾。

 

成為孟耿如

「以前大部份看到的劇本,大多會把我設定成甜美天真的樣子,當時就覺得,我到底要以大家看到我的樣子為主,還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為主?」回憶起這段過去時,她的神情還有一些落寞。就像所有面臨人生徬徨路口的少年少女一樣,孟耿如因為這個形象得到在演藝圈發展的機會,但同時也像是被束縛一樣,必須不斷地扮演並不像自己的人。雖說演戲本身就必須跟隨著劇本走,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做自己,但作為演員的她仍舊想要探索更多自己的多面性,想要尋找自己。

 

要成為孟耿如不容易,2017年接演《麻醉風暴2》對她來說是一次「自由之躍」,這次嘗試就像一種宣告,跟大眾宣告孟耿如能夠挑戰不同類型的角色,孟耿如不只有甜美,雖然後續評價各有掣肘,但她對於這個角色的看法卻很坦然,她曾在一次訪問中表示,不會覺得得到負面評價會是不好的記憶,之前接演的戲劇類型類似,難免觀眾會很習慣,而她想做的就是打破這個既定印象,想嘗試別的戲劇類型。

 

在這之後,孟耿如的確改變了一成不變的定型角色邀約,今年對她來說是多元爆發的一年。她首次得到機會拍攝恐怖電影《女鬼橋》,更在今年爆款劇HBO的《做工的人》中,挑戰檳榔西施的角色,在片中穿上超級浮誇、清涼的衣服,而孟耿如對此甘之如飴。「平常真的很少有機會接到這樣的角色,尤其這個角色需要說台語,但我其實並不會說台語,為此做了許多練習。」努力的成果有目共睹,在片場下戲時,工作人員看到孟耿如還在一旁邊聽錄音檔邊練習台詞時,才驚呼原來她不會說台語!

 

成為演員,跨足歌手,發展自己的藝術事業,孟耿如擁有這麼多身份,但許多時候週遭的既定成見與大眾對於娛樂八卦的獵奇心理,難免掩蓋掉她的樣貌,只剩下簡化的標籤讓大眾辨識。面對這些不平衡,孟耿如已經跨過無限糾結的漩渦,彷彿在自己這一關看透了,外界的標籤也就不復存在。就像是2018年發行的首張音樂作品,主打歌曲就是《我不可愛》,耿如具有辨識性的中低嗓音清唱著:「我只想,讓你在第一眼,知道我,真正的模樣。」她安靜又沈穩地面對偏斜的照在自己身上的光芒,但只要轉個角度,映照在身後的影子還是孟耿如的模樣。

 

下戲之後的藝術人生

高中開始面對螢光幕,作為檯面上的藝人,必須要快速、自然又合乎期待的完成所有人的期待,對於像孟耿如這樣內心擁有許多想法,並不如甜美外表般乖順的女孩來說,從公眾視線回到私人空間時更需要不斷的調適,並與自己對話。就是這個時期,她找到專屬於自己的釋放語彙:藝術。

 


金色蕾絲上衣、T-shirt拼貼百褶洋裝、造型休閒靴,All by Louis Vuitton。

 

孟耿如跨足藝術圈並不是跟風的「斜槓藝術家」,八九年前從用黑筆重複塗鴉後獲得療癒與舒壓,孟耿如就與藝術創作結下深厚的緣分。不僅在2019年就以藝術家的身份參與當年的秋季當代藝術沙龍展,更頻繁舉辦畫展,甚至帶著雕塑作品飛到日本參展。身為演員時面對的既定印象,到身為藝術家時也同樣存在,許多人可能會看她是名人,觀看者是因為她的名氣來捧場,更多人認為她只是來玩玩的。要讓自己的創作被人公平看待,對孟耿如來說其實很困難。

 

作為演員、名人,她有工作上的責任與義務,更有必須維護的形象,但回到工作室面對畫布、木雕等沒有標準答案,不受任何規範的藝術素材時,孟耿如終於可以以「孟耿如」的身份創作東西,這些作品都是她的延伸。「如果要說比較像自己的話,做藝術創作時更像是我自己,畢竟演戲還是需要跟著劇本走,但若是要說喜歡哪個部分,其實兩者蠻相輔相成的,他們都是彼此很適當的休息時間,畫久了去演個戲,對我來說就有了新的感受;而在演戲時的疲累則有繪畫能幫我調解。」

 

或許因為孟耿如本身是社工系背景出身,她給人的感覺總有種自我剖析的靜謐感,彷彿對周遭的事物都具有包容性,若要以色彩來說的話,第一眼看會認為孟耿如的深海的藍色,沈著的吸納百川,但她自己又是怎麼想呢?我們不用從她口中得到答案,因為她的作品早已說明一切。

每件作品都展現亮眼衝突的色彩饗宴,畫風童趣中帶著詭譎氣氛,譬如看不清身體構造的小人們圍繞在畫布上;特別打造出來的外星人角色阿如(ARU)角色,頭部與常被當成花瓶的身體天生分開,怪誕畫面色彩鮮明。表面傳遞童趣,卻也透露它的寂寞與惆悵。或者從另個方向去解讀,頭與身體分離的阿如,何嘗不是藝術家本人徘徊在裡外的表徵呢?孟耿如把自己最直率的想法都留在作品中,其他多餘的解讀就留給外界,不管是關於她的演藝生涯、藝術創作還是婚姻生活,她都保持著寧靜的旁觀者態度,紛擾就留給閑暇人等來操煩吧。

 

直到現在,孟耿如還是很珍惜每一個初起步的作品,第一幅繪畫、第一座雕塑等等,好像對所有創作者而言,最重要的作品都是第一個,她說:「即便現在看起來很不成熟,但那時候的一些觸感和用色都是現在比較難達到的,一種清新的感覺。」像是踏上新大陸一樣,任何未知的媒材和創作方式她都想要嘗試,因為每次嚐新的時刻,都能夠發掘從裡到外未曾想到的自己。

 

她在今年三月以「ARU」遊非洲為主題的《如果》個展中就這麼說:「我希望觀者能在我的作品中尋找到你心中缺的那一塊。」因為她也在自己的藝術中發現了許許多多缺失的那塊。

 


漸層藍染洋裝,Dior。

 

生活的意義就是保有好奇心

能創造出外星人作為自己的藝術代表人格,孟耿如的內心對於神奇、有趣和奇幻的事物總有難以言喻的著迷感,同時她的私下生活也充滿著矛盾衝突的元素。她家中養了被稱作疙瘩的守宮,過沒多久,增加了一隻叫做蹓躂的蜥蜴,在這之後,又來了一隻小守宮,湊齊三口爬蟲多元成家。說起這群小可愛,孟耿如真的流露出宛如「新手媽媽」的關愛,拍攝當天也還興致勃勃地跟工作人員們分享訂製給小孩們住的保溫箱,興奮的神情讓人不禁莞爾一笑。

 

 

除了飼養可愛的寵物外,作為藝術家的她,平常沒有在工作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在做藝術創作,最近也開始花更多時間追劇,或看年輕人最近都在看的Youtuber。「以前我其實很少看youtuber,但前陣子無意間在朋友的推薦下看了知識型youtuber老高的影片,發現他的影片真的很好看,內容有趣又可以學到東西,所以我有時回到家就是看個三、四集,看完後就會跟佼哥分享剛剛那集在說什麼。」就連看Youtuber都選擇從知識型Youtuber入手,其中關於宇宙、平行時空等玄妙的題材正是她特別喜歡看的。

 

喜歡探索神奇的領域,嘗試沒有做過的事,孟耿如在有點溫馴冷靜的外表下,其實燃燒著喧騰的好奇心之火。「其實我在家裡是很瘋癲的人,他們(指一旁工作人員)都沒看過,但我其實特別的鬧。」一旦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就會一頭栽進去,這種沒有過多猶豫的行動力正是她可以闖蕩在不同身份角色間的原動力。

 


駝色背心長外套、白色無袖上衣、黑色直筒褲、Gucci Horsebit 1955黑色鱷魚紋小型肩背包、GG Logo黃水晶耳環,All by Gucci。

 

對孟耿如來說,無論是演戲、創作還是飼養新的寵物,只要全心全意的投入,且不帶有成見的去理解陌生未知的事物,就是最好的人生體驗。

 

完整內容請見7月號《InStyle Taiwan 時尚泉》


延伸閱讀: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