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的精緻妝容:面盤裝飾工藝的當代演繹

text/ Ova Chang; photo/ 品牌提供;

鐘錶發展自始就伴隨著裝飾工藝,這些過去匠師們裝飾時計的傳統裝飾技藝傳承至今,隨著技術與時代的變化演進,除了傳統技術的傳承之外,還融入當代美學、工藝與新意,這也成為新世代工藝裝飾腕錶的發展方向之一。

 

 

傳統新生的扭索紋機雕面盤

機刻雕花(Guilloché)是相當傳統的面盤裝飾工藝,這是一種必須結合專門的機械裝置才能完成的雕刻工藝。在機刻雕花的機器上,會放有一個圖案設計雕好的黃銅盤,操作機器的師傅透過轉動操作機器上探測圓盤的探針,讀取上方的圖案並連動微刻在面盤上,師傅的手感、眼力以及經驗極其重要。目前瑞士能自行生產機雕面盤的品牌極有限,最具代表性的是寶璣、江詩丹頓、Kari Voutilainen等。

 

寶璣是機雕刻花工藝最著名的品牌,位於瑞士的工廠內也有數量超越業界的傳統機雕器械裝備。

 

MB&F推出了兩款面盤採用了扭索飾紋的機雕裝飾的Legacy Machine FlyingT腕錶,機雕圖案由Kari Voutilainen獨家設計,由瑞士的Comblémine錶盤工坊製作完成。紐索圖紋與傳統常見的圖紋不盡相同,波紋比例略大,像鱗片也像一卷卷的浪花,將這一傳統圖紋工藝演繹得充滿現代感。

 

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 T腕錶,Pt950鉑金錶殼搭配天空藍扭索飾紋錶盤,限量18只。

 

面盤的裝飾工藝五花八門,且各有其講究與蘊藏其中的技藝,這十多年來面盤的裝飾更是充滿了各種變化與挑戰,甚至許多品牌嘗試融入不同國家、民族的傳統繪畫工藝如;蒔繪、赤銅工藝,或是結合天然材質如:貝殼、鑲木、稻稈、羽毛等。

 

寶璣Reine de Naples那不勒斯王后系列8955 CAMMEA 鼠年限量腕錶,面盤採用貝殼浮雕工藝,限量8只。


BVLGARI寶格麗Divas' Dream Peacock 白K金鑲鑽孔雀腕錶,面盤鑲飾天然孔雀羽毛。

 

源自半導體的金線刺繡工藝

愛馬仕的工藝錶款一直有著超水準的表現,無論是傳統的微繪琺瑯、微縮馬賽克、金雕或鑲木、稻稈拼接等,愛馬仕的工藝錶款總能將技與藝巧妙平衡,並以略帶淡淡的、帶點超現實的詩意呈現。日前愛馬仕又再度推出兩款新作,面盤裝飾的工藝引入了半導體產業的打線接合工藝,愛馬仕將其稱為:金線刺繡工藝。

 

愛馬仕Slim d'Hermès Cheval Ikat腕錶,面盤工藝為打線接合技術(Wire bonding),限量36只。

 

這是一種積體電路封裝的製程之一,工序依圖案輪廓、疏密、高低(光影)所需,決定每根金線的起點與終點並以雷射光點孔,再將極細的24K 黃金金線熔合於細孔內,面盤上超過一千多條細線有條不紊地在經緯間穿梭成畫,高度挑戰了將科技技術融入微型裝飾工藝的技術。

 

 

愛馬仕Slim d'Hermès Cheval Ikat腕錶,面盤工藝為打線接合技術(Wire bonding),限量36只。

 

蝕刻立體各州版圖

獨立品牌ARNOLD & SON推出的Globetrotter世界時區腕錶,以3D立體蝕刻方式刻畫出北半球的樣貌,半球體結構加上圓拱型錶鏡,猶如從外太空俯瞰地球,以霧面亮面區分出山區和平原,深淺用色表現海洋,比起常見世界時區多以傳統琺瑯彩繪表現,這一呈現方式顯得帶有現代感。(Globetrotter台灣特仕版在台灣之處手工描繪紅漆,是聚焦亮點。)

 

ARNOLD & SON Globetrotter旅行家世界時區腕錶,將世界時區功能以3D立體方式呈現。

ARNOLD & SON Globetrotter旅行家世界時區台灣特仕版腕錶,台灣標以醒目的紅色。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