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重點看懂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超複雜腕錶

text/ Ova Chang; photo/ 品牌提供;

寶璣,這個由天才製錶師創立的品牌,有著背負製錶師傲人發明的歷史,在兩百多年後的現代,寶璣仍在兢兢業業地追求技術上的自我突破,並始終挑戰機械結構的再精進。

 

 

2020年,寶璣推出全新款的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超複雜腕錶,在外觀上做了顏色上的更動,以玫瑰金搭配近棕色的岩灰色金質錶盤,盤面上有寶璣招牌標誌性的機雕工藝裝飾類似波浪的紋路,這一非傳統常見的機雕紋路碟盤,是寶璣錶廠內自行開發且專為這款腕錶所設計的。

寶璣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581DPE自動上鏈機芯,18K玫瑰金,直徑43.9毫米,防水100米,NTD6,936,000。

 

 

Marine 5887腕錶結合了三個主要複雜功能:萬年曆陀飛輪時間等式,但其錶款的盤面配置卻跳脫傳統超複雜功能排布密密麻麻資訊的方式,而是以直觀且易讀的方式佈局,其背後考驗的絕對是其機械結構研發與製作的實力。

 

 

簡潔易讀的萬年曆顯示

Marine 5887腕錶搭載萬年曆功能,也就意味著錶款提供完整的日曆顯示,在面盤10~11點鐘位置有獨立的星期視窗,1~2點鐘位置的視窗則顯示月份,月份旁藏有一個小小的閏年曆顯示。面盤上半部以逆跳方式顯示了日期,以前端裝飾有船錨標誌的金色指針指示。

 

 

 

這只腕錶所搭載的D581DPE自動機芯擁有80小時動力儲存,在時標處7~8點鐘位置有一個小小的顯示窗,上方藍色標誌顯示的便是當下機芯動力的資訊。

 

 

超薄陀飛輪裝置

60秒陀飛輪裝置位於5點鐘位置,這一陀飛輪基礎於寶璣數年前推出的重量級Ref.5377所搭載的陀飛輪結構,這枚陀飛輪的特別之處在於,鈦金屬框架採用了不同於以往傳統的設計,框架結構改爲固定於外環,其目的是為了能達到下修陀飛輪的整體薄度,再加上自動盤採外環式設計,實現了打造超薄陀飛輪機芯的目的,此外,擺輪4赫茲的高振頻也是特點之一,其高振頻關鍵歸功於所採用的矽擒縱零件,擺輪游絲也是由矽材質製成。

 

 

 

什麼是「時間等式」?

雖然時間等式在鐘錶裡並不普及,且多與萬年曆共存,但其功能倒也不是那麼難理解。時間等式的原理其實非常簡單易懂,我們都知道地球並非以完美圓形軌跡繞行太陽,因此目前通用的一天24小時,是根據真實太陽與地球運行軌跡所換算出的時間平均值,也稱為平太陽時;而實際上,如果以太陽前後兩次在頭頂正上方為一天的單位,那麼其實一年中,我們每一天的時間長度都不盡相同(只有4天完全相等),以實際天體間太陽與地球運行軌跡為基礎的時間,稱為真太陽時(也可稱日晷時間)。而時間等式,便是顯示真太陽時與平太陽時兩者之間實際相差時間的功能,實際上,兩者之間的時差,可快達16分鐘33秒,或慢至14分鐘6秒。

 

 

時間等式功能也是寶璣這只Marine 5887的關鍵技術焦點,在這款腕錶上,前端為鏤空刻面金色波浪太陽環的銀白色指針便是時間等式功能的標示指針。

 

 

市面上常見的時間等式標示方式有2種,一是偏心顯示於面盤角落,以單一指針呈扇形指示,上方標示-15~+15,藉由指針的位置判讀時間(分鐘)差異;另一種則是直線顯示,結構上要再複雜一點,但同樣也是獨立於傳統時分顯示的佈局。寶璣Marine 5887跳脫了以上兩者的顯示結構,而是將時間等式指針與時間顯示盤上的時、分指針同軸固定,可更直觀地判斷出兩者的時間差,且不影響正常時間的判讀,可說是符合使用者便利的原則。當然,要將時間等式指針與時分指針同軸,其機械結構可是比獨立顯示要再複雜許多。

 

 

至於時間等式這個功能又是依靠什麼機制在運作的呢?這就要將目光放回到陀飛輪裝置上,在陀飛輪裝置上有一個輪廓獨特的腎形凸輪(相似一個葫蘆形),這枚零件行走相當緩慢,一年僅旋轉一圈,其目的是模擬太陽的連續變化軌跡,藉由一根與凸輪相抵的探針連動使時間等式指針精確運行。但這一機制其實並不簡易,首先是,陀飛輪畢竟是機芯的擒縱系統,最重要的工作是精確地規律走時,寶璣在陀飛輪裝置裡加入了一組結構複雜的差動輪系,太陽時指針由一個差動齒輪驅動,動力來自兩個完全獨立的旋轉框架:一個驅動時分指針的旋轉,另一個通過與時間等式凸輪相連的推桿控制。

 

 

寶璣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目前共有三種不同的版本。

see more:
shar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